热购彩票
热购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你的位置:热购彩票 > 媒体报道 >
八路军成立, 林彪小心地问中央: 我不敢指挥徐海东, 能否换一个人

原作者有历史

1937年8月,八路军成立。林彪任一一五师师长,当他拿到一一五师的编制表,看到旅、团、营各级主官名单时,被一个人名震惊到了:徐海东。

林彪找到老搭档副师长聂荣臻(最初八路军没有配政委,聂荣臻实际上干的是政委的活),指着徐海东的名字,两人商量了半天,感觉不妥,于是林彪出面向中央请示询问:我不敢指挥徐海东军团长,能否换个人。

为什么感到不妥?

八路军给徐海东的职务是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旅长。

林彪感到不妥,大概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徐海东起初和他平起平坐,都是军团长之职。林彪在中央苏区时,担任的是红一军团总指挥、军团长。

徐海东资历虽说稍逊,但他提前率红二十五军进入陕南,又到陕北,和刘志丹率领的陕北红军共同编成红十五军团,徐海东是军团长。

大家都是军团长,而且徐海东还是独当一面的主官,份量并不比林彪弱多少。

此时却让徐海东屈身一级,给林彪当旅长,这多少有点不好接受。

这在军队中是人尽皆知的常识,林、聂这才想请示中央,换个人。

另一方面,就是徐海东的威名和功劳了。

我们逐一说说。

一、大战西北军

徐海东起初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1934年11月按中央指示,从鄂豫皖根据地向陕南挺进,开始了他们悲壮的长征。

为什么说悲壮呢?徐海东牺牲了很多。

首先是放弃老根据地。其实徐海东的情况比中央红军好很多,国民党反动派并没有对徐海东的二十五军穷追猛打,不为别的,徐海东只有3700多人,名虽一个军,实际上还不到一个正规师的编制。

船小好掉头,灵活,徐海东的鄂豫皖过得相当滋润。

去陕南就不一样了。

那里没有根据地,需要现找现建,红军那时还有相当重的游击色彩,没有根据地我活不下去。所以说,长征,实在是一条生死莫测的路。

徐海东率部出发,在路上果然遭到国民党军的围堵。

刚刚进入陕西境,就被国民党军大队人马追上,徐海东在这次战斗中受了最严重一次伤,一颗子弹从左眼底下打进去,从后颈穿出。徐海东当场人事不省。

从战场上抬下来之后,吴焕先、徐宝珊、郭述申、郑位三等几位领导,轮流守在徐海东的床头,生怕他就此撒手而去。

子弹打进脑袋里,又穿出去,绝大部分人都得丧命。几位领导心里都捏着一把汗。

谁知天不绝人,四天四夜后,徐海东居然悠悠醒转。

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几点了,部队该出发了吧。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当即告诉他,我军已经击破敌人的追击,放心吧。

倒是一直照顾徐海东的女护士周东屏同志,发出爽朗的笑声说:“还出发呀,四天四夜不省人事,真把人急死了。”

徐海东笑道:“我可不急,倒是睡了个好觉。”

有道是祸兮福所倚,徐海东虽然受了一次大伤,却收获了爱情。周东屏照顾他这一场,对这位充满着革命热情的英雄汉有了感情,后来两人在陕北结为夫妻。

进入陕南后,驻扎在关中的陕军,在蒋介石驱使下,不断向徐海东发起反革命的第一次“围剿”。

第一次围剿,陕军有点漫不经心,他们探知徐海东匪部只有三千多人,只派了两个旅过来围剿,人数大概是红二十五军的五倍左右。

红军连战两阵,以灵活巧妙的战术,连续歼灭陕军近两个团的兵力。陕军大惧而退。

这时,徐海东在鄂豫皖时的绰号“徐老虎”也传到了陕西,陕军领教了徐老虎的厉害,再不敢轻敌。

1935年5月,蒋介石下令陕军和东北军集结31个团的兵力,以近20倍的兵力优势,企图一鼓聚歼徐海东于商洛山中,重现当年明军围剿李自成于商洛山的盛况。

蒋介石亲自致电陕军总指挥杨虎城和东北军司令张学良,说一定要把徐匪毙于商洛山中,决不能让徐匪成为李自成第二,从商洛山中跑出来。

二、打服陕军和东北军

面对敌人空前严峻的压力,部分同志有些害怕,建议不如迂回南下,避免与敌人硬拼。

徐海东拍案大骂说,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你们不就是怕死。你们说要去四川和四方面军会合,这肯定不行。中央让我们先行北上,就是给中央红军探路的,我们走了算什么!

徐海东坚持留下来继续作战。

因为这次敌人围剿兵力实在太多,吴焕先、程子华等人主动让出指挥权,让徐海东全权指挥。

徐海东成了主角中的主角,其高超的指挥艺术,在严峻形势下,逼出了十成功力。

徐海东首先确立了总原则,不硬拼。

敌人用十个拼我们一个,我们拼光了,敌人却还在,所以只能游斗。

怎么游斗呢?其实就是毛泽东的十六字诀。

徐海东带队到处跑,先向北,又向南,再转向东南。红军长途奔袭是拿手好戏,而陕军和东北军都不习惯天天走路,追徐海东追了几天,个个气得骂娘,光走冤枉路。

绕弯跑够了,徐海东突然假扮陕军四十四师,一夜不睡觉,连续奔袭130里,一举拿下国民党军的后勤补给中心紫荆关,又吃又喝还拿,把敌人的物资全部弄走。

陕军和东北军根本不习惯这种打法,跟在屁股后一顿追,部队减员了三分之一,追到紫荆关时,一看徐海东又跑了。四天之后,听说徐海东已经在560里外的山阳县。

杨虎城和张学良都无法理解,这么远的路,怎么能靠徒步走出来?

急忙再去追,结果中了埋伏,陕军跑在前面的一个整旅被红军击溃,旅长被捉,蒋介石亲自策动的第二次“围剿”也破产了。

三、徐海东差点饿死

为什么要讲这些事情呢,似乎和林彪无关啊?

其实两次反“围剿”规模虽然不大,但是鲜明地展现出徐海东能够独当一面的帅才。

长征前后,各个根据地的领导人,几乎都在独立地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战。能够坚持下来的,绝对都是超一流高手。

中央苏区自不必说,开国十大元帅的八位都在江西,朱德、彭德怀、刘伯承、罗荣桓、林彪、聂荣臻、陈毅、叶剑英。另位两外元帅,徐向前在四方面军担任总指挥,贺龙在红二、六军团。元帅们的功力自不必说,此外唯一一位独当一面、打得有声有色的,就是徐海东将军。

八路军成立时,林彪之所以说不敢指挥徐海东,就是尊敬徐海东独当一面的军事才能。

徐海东的本事还不止于此,接下来的第三次反“围剿”系列战役中的劳山战役,真可以奉为我军战史上的神作。

徐海东一直焦急打探中央红军长征的情况,他从一张《大公报》上刊登的新闻了解到,中央红军已经进入甘肃,于是和政委吴焕先商量下一步的去向。

吴焕先问徐海东:党中央、中央红军现在弄不清到了哪里,我们下一步朝哪里走?徐海东说,我也正为这事发愁,晚上觉也睡不着。我考虑最好是向西迎接中央,这是我们全军的希望,是上策;若接不到中央,就去陕北与刘志丹领导的红军会合,是中策;这个目的也达不到,最后只好回陕南打游击,是下策。“为什么回陕南是下策呢?”吴焕先问。他说:渭水是个大害!背水作战是兵家所忌的。太平天国名将石达开在大渡河大败,最后全军覆没,就是吃了背水作战的亏。吴焕先听了点头称是。

徐海东于是立即率领红二十五军共四千人,西征牵制打击敌人,配合一、四方面军北上。部队经周至、佛坪、双石铺,西进甘肃,北渡渭水,截断从静宁至泾川的西兰公路达18天之久。

截断这条路,就是防止陕西的国民党军前来阻截红军。

但是这样做非常冒险,把部队放在交通线上,被敌人合围的概率极大。

陕军和东北军之前被打怕了,以为徐海东在这里诱敌,不敢直接上去进攻。

为避免陷人被动,红二十五军即北上与陕北红军刘志丹所部会合。

1935年8月,红二十五军在平凉以东的四十里铺渡过泾河,经镇原、庆阳县境,途中两次打退敌人骑兵的尾追,于9月3日到达陕甘边界合水县的板桥镇,休息了一晚。大家都知道前面不远就是苏区了,感到十分高兴。

为了避免与敌人遭遇,徐海东选了一条隐蔽的道路向陕北开进,沿陕甘边界山区继续北进。

这一地区十分荒僻,人烟稀少,部队断绝了粮食来源,连续多日行军作战,粮食没了。

徐海东把自己的口粮都分给战士吃,自己饿得发昏,有一次竟然因为低血糖两眼发黑摔倒了。

万幸的是,途中偶然遇到一个羊贩子,这人带了500只羊。子和他赶的500多只羊。徐海东即派人和羊贩子商量,把这一群羊买了下来分给各连队。

没有盐,锅也少,有脸盆的就用脸盆煮,没有脸盆的便把羊肉切成薄片放在石板上烤,有的把羊腿放在火上烧。吃了这些羊肉,部队才抖起精神继续前进,于9月7日到达陕北苏区的豹子川。

与刘志丹会合后,两部分红军合编为红军第十五军团。在推选军事主官时,徐海东威名素著,刘志丹甘愿让贤,于是徐海东担任军团长,刘志丹担任副职。全军团共7000余人。

四、劳山大胜

蒋介石听说陕北红军合并,势力再度壮大,气得接连致电张学良、杨虎城,责骂他们剿共不力。

为消灭陕北根据地和红军,使北上红军主力无立足之地,进而达到全歼红军的企图,蒋介石严令张、杨二将军调集10余万人的兵力,采用南进北堵、东西配合、逐步向北压缩的作战方针,发动了第三次“围剿”。

由于杨虎城将军不愿再与红军打,这次的主力是张学良的东北军。

张学良认为红军都是土共,没有什么战斗力,把十万大军兵分多路,以攻城夺地为目标,大摇大摆地进攻陕北各县,延安、洛川、甘泉等县都被东北军控制住了。

根据这种形势,军团领导对我军反“围剿”的出击方向做了研究。有的同志建议向北出击米脂、横山,先打最北面的几个师。

徐海东同志认为,应南下打击张学良的东北军,如能歼灭其一至两个师,就会很快打破敌人的“围剿”,整个陕北的战局就会发生重大的变化。经过讨论,大家一致同意这个主张,并决定采用围点打援的战法,佯攻甘泉县,调动延安敌人,中途进行伏击。

原红二十五军的指战员听说军团长决定打东北军,大家立即感到这个决定十分英明正确。我们同东北军在鄂豫皖苏区已较量过多次,歼灭了它成师、成团的部队,比较了解其特点,掌握它的一些规律,与其作战,比较有把握打胜它。

徐海东同志在给一个部队动员讲话时很有风趣地说:“同志们,我们红二十五军的‘老朋友’、老运输大队东北军又来了,又给我们送枪送炮送弹药来了,大家欢迎不欢迎啊?”

战士们以震撼山谷的声音响亮地回答:“欢迎!送来东西照收无误。”

大家都说,等着听胜利的消息吧!

红十五军团主力,经过三天急行军,绕过延安,进到甘泉附近。在甘泉北巧里的劳山附近,有一条通向延安的公路,公路两旁是连绵起伏的山岭,形成一条天然的口袋,山上林木茂密,对我军伏击敌人非常有利。

徐海东和刘志丹同志带领团以上干部到现场看了地形,对参加伏击的部队进行了严密的部署,并规定每人携带三天的干粮,进入伏击地区后,不准生火,不准走动,指挥枪不响,任何人不得开枪。

接着,他们分头带领部队,进入了伏击地区:一个团于劳山北8华里地区,担任断敌退路和阻击援敌的任务;两个主力师则分头埋伏在劳山东西两侧。

部队到达预定地区后,随即进行战斗准备工作。

10月1日,张学良听说红军居然敢主动围攻甘泉县,十分轻蔑地说,红军打游击可以,怎么敢进攻县城,这不是找死吗。

张学良立派110师由延安出发向甘泉增援。

110师师长何立中被张学良的乐观情绪感染了,认为红军丢地太多急于收复,这是狗急跳墙。他也不考虑红军会不会半路截击,也没有派侦察兵,闷着头就上路了。

他大模大样地率军来到劳山时,得意地向参谋长说:“共军诡计多端,我还当他们会打我一个埋伏呢,可是现在出了龙潭虎穴了。”

正在这时,埋伏的红军从四面八方发起进攻,敌人顿时乱作一团。一股敌军企图夺占山头,很快被打了下去;有的企图向前突围,又被我手枪团堵住了去路;许多敌军士兵纷纷缴械投降。经过六个多小时激战,全歼敌110师两个团,击毙其师长何立中,俘敌3700余人,缴获战马300多匹及大量武器弹药。

战后,以七十八师骑兵团一个连为基础,将手枪团配备战马,组建了军团部骑兵团。战斗下来之后,同志们说,我们徐军团长既掌握东北军的特点,又掌握我军的“脾气”、战斗能力,用兵如神,战之必胜。都说这一仗打得干脆利落。并说东北军够“朋友”,真是雪里送炭啊!咱们长征到陕北,途中消耗了那么多枪炮弹药,这下全补充上了,还送来了过冬的棉衣、棉大衣,这个“朋友”还得好好交往下去。

这场战斗,从其指挥难度和战斗烈度看,与后来解放战争中动辄十几万、几十万人拼杀的大战役,自然无法相比。

但厉害之处在于,徐海东以七千人马对敌人一个师六千多近七千人的兵力,以一敌一,以等倍之兵包围歼灭敌人,这在兵法上是十分了不起的。孙子兵法讲,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也就是说至少掌握两倍兵力优势,才有把握制住敌人。

当时红军处在游击状态下,徐海东打出了跨越时代的阵地歼灭战,其军事造诣确非常人所比。林彪自问也没有这样的胆气。

所以八路军成立,林彪提出自谦式的请求,完全是其来有自的。

后来徐海东1955年授衔为大将,排名第二,绝非浪得虚名,也绝非中央照顾他,而是真正名符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