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
热购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热购彩票 > 联系我们 >
“毁麦田建光伏电站”:800亿A股龙头致歉

作 者丨赵云帆

编 辑丨朱益民 江佩佩

河北石家庄行唐县“毁麦建光伏电站”事件有了新进展。

河北“光伏站毁苗事件”追踪

涉事公司被立案调查

5月19日,石家庄日报客户端通报称,石家庄市委、市政府已经成立调查组就相关事件进行调查,并已责令项目停止施工,就行唐县行特新能源公司“农光互补”项目施工过程中存在的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立案调查,对项目负责人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镇长党委书记被免职

此外,责令行唐县委、县政府作出书面深刻检查,对政府分管副县长给予政务警告处分;对上碑镇党委书记和镇长给予免职处理,对上碑镇分管领导镇人大主席及东北街村、刘家庄村、祁后村党支部书记分别给予相应党纪处分。

此前,网上有信息称,河北石家庄行唐上碑镇因建设“农光互补”光伏电站项目,导致上碑镇整片耕地被占,种植青苗被毁,村民与施工方爆发肢体冲突。

800亿A股龙头卷入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涉事企业背后还牵扯到A股上市公司特变电工(600089.SZ)。

企查查信息显示,行唐县行特新能源公司为特变电工旗下控股孙公司。

就“毁麦建站”事件,特变电工董事会秘书焦海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相关调查正在进行当中。公司也就该事件成立了内部工作组。”

涉事公司:诚恳致歉

焦海华还向记者表示:“公司在该项目的管理上确实存在疏忽,也愿意诚恳地向村民与公众道歉。”

据悉,所谓“农光互补”,即在光伏企业在农业种植田地上支架光伏设备电站,从而实现农地的更大限度利用以及农民增收。

根据网传项目资料,行唐上碑镇光伏项目占地128.5826公顷,其中耕地115.5749公顷。行特新能源公司通过与当地村委会签订土地租赁协议获得农地的使用权。

“农光互补”本应是光伏企业与村民“双赢”之局面,为何会引发激烈冲突?

21世纪经济报道调查发现,前述“农光互补”落地过程存在种种应沟通不沟通的事项。而政策红线下,项目在执行落地过程中也存在一定程度的不规范情况。

“毁麦”缘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各方信息汇整情况来看,行特新能源“毁麦建电站”的动机或与河北省对“农光互补”政策收紧的时间线有关。

今年5月11日,河北省发改委、河北省自然资源厅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存量光伏复合项目占用耕地政策的通知》,要求对未形成工程实际占用的存量光伏复合项目,不得占用耕地。已形成实际占用耕地的,市县有关部门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对已成形/未成形的光伏电站的定义,前述通知中明确给出“2022年1月17日之前已经铺设完成光伏方阵”的项目为已成形项目,之后则为未形成。

从行唐上碑项目时间线上来看,根据网络公开的爆料信息,行特新能源与包括行唐上碑村委会在内的数个村委会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订立时间为2021年3月。合同敲定的土地租赁时间为20年。租金为每亩1200元/年的基础上,五年为一轮逐轮增加100元/年。

总投资达8.5亿

2021年12月11日,特变电工曾通过公告正式公开了河北石家庄市行唐县200MW光伏平价项目,称总投资达8.5亿元,项目也已经获得相关部门批文。

然而,即便特变电工的公告时间早于1月17日,但孙公司正式动工的时间却在4月末至5月初。

一位当地村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施工队毁坏其承包田的时间在4月26日。5月初时,施工队开始将农田围起铁丝网禁止村民进入,并着手开始架设光伏面板支架。

从村民给记者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该村民承包田中的光伏面板已基本架设完工。

而当记者询问该村民是否与光伏企业方签订过相关土地租赁流转合同时,村民表示他们并未签订任何租赁合同,仅被通知过会收到前文所述的土地租金。

不过,特变电工董秘焦海华却告诉记者,只有已经签署流转协议的农户才会在其承包地上安装光伏阵列,未签署协议的不应安装。

至此,如果双方所言均属实,则签约方可能的指向或只有当地村集体。不过事实真相还有待于调查结果的公布。

对此,上海市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付永生告诉记者,我国农村土地绝大部分都已经承包到每一户农民家庭,如果村委会没有经过村民的同意,把本来已经由村民承包的耕地出租给企业,就属于违法行为。

村民诉求:我们希望要回我们的地

而当记者问及村民对毁麦事件处理的诉求时,两位受访村民的答复一致而简单:

“我们希望要回我们的地。”

5月11日,河北省发改委在《关于进一步明确存量光伏复合项目占用耕地政策的通知》中强调:“确保项目以农为主、光伏为辅,农业与光伏产业互补共赢,同时不对土地形成实际压占、不改变地表形态、不影响农业生产,严禁‘只有光、没有农、未互补’。”

对于农光互补的要求,焦海华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存量农光互补项目仍以农为主,大部分项目仍能进行作物种植。比如公司在山东的部分农光项目,光伏面板是架设在蔬菜大棚上面的,不影响蔬菜种植。

焦海华还介绍,一些同行会在一些灌木与花卉等低光照需求的经济作物农田中架设光伏面板阵列,并精选架设角度,防止因面板遮挡造成农作物减产或阻碍农机进入。

“光伏电站由二块组成,一块是光伏阵列,就是一块块排列的太阳能板,太阳能板下面可以还可以种菜、种牧草、养鸡,仍然算农业用途。另一块是配套的升压站和综合楼等,这种工程占用了农用地,没办法再搞农业,改变了农用地性质,应当办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审批手续。”付永生律师告诉记者。

然而,并非所有“农光互补”落地时,都能拷贝不走样。

一位上碑镇受访村民便告诉记者,自己从未被任何人告知自己的承包地中在安装完光伏设备后仍能进行农业生产。

前述施工方架设铁丝网的做法似乎也在印证该村民的说法。

“农光”市场增量或将受限

“农光互补”在执行落地层面,无疑面临管理半径不够大的问题。各地农光收紧态势也源于执行过程中存在的种种不到位情况。

除河北外。去年11月,山东省自然资源厅下发《关于对光伏项目用地进行核查的通知》,并叫停光伏占用耕地项目的备案。

根据2021年年报披露情况,记者发现,特变电工目前仍在运营的农光互补项目包括山东新泰市四槐片区 50MW 农光互补光伏发电项目等。而包括湖北省天门市佛子山农光互补光伏发电一期100MW项目已经于去年5月立项。

对此,焦海华也向记者指出,目前公司绝大部分的农光互补项目为已经处于正式运营阶段的项目。存量项目运转正常,均以农为主,光为辅。

但焦海华也指出,若政策对农光继续收紧,公司未来的农光项目的增量也会相应变少。

多家A股上市公司涉足农光互补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农光互补项目在A股远非特变电工的孤例。正泰电器(601877.SH)便设有江山正泰林农光伏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农业光伏发电项目。

此外,中国电建(601669.SH)也在年报中披露了其承包的国家电投广西公司陆川、藤县两个EPC光伏发电总包项目。包括长源电力(000966.SZ)设立的湖北省石首市设立国能长源石首综合能源有限公司也正在项目建设期内。

东方日升(300118.SZ)、新天绿能(600956.SH)等企业,近期也明确在年度报告中表示,将重点关注布局包括农光互补在内的多个绿色能源赛道。

乡村建设专家袁帅告诉记者:“土地是能源之源,也是有限的自然资源。随着光伏电站数量的急剧增加,土地资源的管控必然呈“握紧”趋势,农业光伏项目用地备案在各地的审批都必将更加严格,各地方对于该类型的项目也将格外慎重。”

袁帅指出,目前中东部陆上地区适合做光伏的荒山、荒地已经不多,但是由于中东部地区电价普遍高于西北地区,而且很容易并网消纳,因此河北、山东、山西、河南等地的地面光伏土地资源竞争非常激烈。

“此次农光互补项目毁坏麦田事件,受到处分的不仅仅是项目公司、相关主管人员,更对整个农光互补产业带来影响,也给全国此类情况敲响了警钟。”袁帅表示。

本期编辑 江佩佩 实习生 林曦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