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
热购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你的位置:热购彩票 > 服务项目 >
开国中将吴信泉与俞惠如, 育12子女, 周总理戏称是“航空母舰”

1960年,在中南海的一次舞会上,俞惠如成了周恩来的舞伴,面对鼎鼎大名的周恩来总理,俞惠如十分钦佩,并忍不住表达自己的钦佩之情。

面对俞惠如的称赞,周恩来哈哈大笑,打趣俞惠如这位英雄母亲算得上是“航空母舰”,自此,俞惠如的这个称呼就流传开来。

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故事,让俞惠如有了这样一个“外号”呢?

俞惠如

俞惠如出生于安徽省的五河县,家中是做小生意的,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在那个战争年代里,也还算能保证一家老小相对安稳的生活。

因为家里一连生了好几个都是女娃,所以对于俞惠如的父母而言,生男孩已经到了成为执念的程度,为了破解当地“女九星”的说法,他们还曾给俞惠如起名叫做“小九子”,可惜母亲还是一连生下了他们姐妹九人。

1936年西安事变爆发,为了声援国内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无数学生走上街头进行爱国演讲,刚刚12岁的俞惠如,也成为了无数涌上街头的学生当中的一个。

也是这一年开始,俞惠如开始了自己的革命生涯。第二年,年仅十三岁的她就已经成为了“五河女子宣传队”的队长,14岁时又成为“战士工作团”的宣传委员兼“抗日小学”的校长,15岁时调任了皖东北三区妇救会主任。

在俞惠如的身上,不仅仅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霸气,还有着年少有为的成熟。

1940年,因为表现优异并且做出了非常多的贡献,俞惠如成为了共产党员,同样在这一年,她也遇到了自己相携一生的爱人。

俞惠如和吴信泉

心有灵犀的相互吸引

那是1940年8月,俞惠如仍然在后勤部门工作,夏日炎炎的安徽总会有一丝丝的闷热,就在这一种闷热里,吴信泉带领自己的部下,奉命进驻了安徽省泗县魏营区。

吴信泉是八路军第四纵队第二旅政治委员,是带领着自己的队伍来到魏营区的,按照规定,当地领导应该给八路军开一个欢迎大会。可是不巧那一天,区里的领导都去县里开会了,那时的交通不比现在,这么远的距离根本赶不回来,俞惠如只能临时出场主持这场大会。

俞惠如作为魏营区的领导代表,在大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开场词,因为她很有演讲经验,所以这一场开场词做得分外出色。看着俞惠如一口气说了那么长的一段话,既没有看稿,也没有磕巴,吴信泉内心十分欣赏。

俞惠如在会后还要到部队官兵的驻地,看看他们吃住安排得怎么样,就这样,她再一次遇到了吴信泉。俞惠如对吴信泉印象也是十分深刻的,吴信泉作为军方代表,也在欢迎大会上进行了发言。

吴信泉

吴信泉热情邀请俞惠如到自己的住处坐坐,想要和她交流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通过这一交流,两人发现彼此在一些事情上的看法和观点不谋而合,这让他们越聊越投机,渐渐还聊到了个人经历和成长历程上去。

当听到俞惠如12岁就投身到了革命的浪潮当中,如今也只有16岁时,吴信泉大为吃惊,他没有想到一个16岁的小姑娘就有这么大的能力,上台讲话落落大方,实在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俞惠如听着吴信泉的夸奖,心中又高兴又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自己已经从事革命工作4年了,期间也受到过无数的表扬,但不知为什么,自己在面对吴信泉时就是很害羞,总是不由自主地就红了脸。

感受到自己脸上的一抹红后,俞惠如便赶紧起身告辞了。

当时第二旅政治部的宣传队,和俞惠如的办公室在一个院子里,因为俞惠如在演讲唱歌各方面样样精通,人又十分热情,所以宣传队的干事们总是喜欢拉上她一起排练节目。一来二去,俞惠如就想申请加入八路军的宣传队,这样不仅可以做自己擅长的宣传演出工作,还能深入前线打鬼子。

领导们自然十分不舍得这样一个工作能力强的女娃娃,但大家都知道,到了八路军可以得到更好的锻炼,所以也都同意了她的申请。

在进入到第二旅的宣传队后,俞惠如被任命为了分队长,此后,她便带领着自己的队员们积极排练文艺节目,为战士们和群众们奉献了多场精彩的演出。而吴信泉作为第二旅的政治委员,也需要经常关心宣传队的工作,这样一来,原本就互相欣赏的两个年轻人交流更多了起来。

看着俞惠如在军中的快速成长和不断进步,吴信泉发现自己对于俞惠如的爱慕越来越深,为了能够尽快把这样一个出色、优秀的女孩子娶回家,吴信泉找到了第二旅政治部主任李雪三。

看自己手下的两员大将,有了结成革命伴侣的苗头,李雪三表示十分赞同,便赶忙喊来了俞惠如进行谈话,直言:“吴政委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指导员,人又忠厚老实。”说着还将吴信泉的家庭出身和革命经历讲给了俞惠如听。

俞惠如内心对这个老大哥心里是有一丝丝爱慕和欣赏的,可是自己年纪还小,不想那么早就结婚,更何况“欣赏他”和“要和他过一辈子”是不一样的,俞惠如担心吴信泉只是一个只会领兵打仗的“大老粗”,自己结婚后不幸福。

所以面对李雪三的询问,俞惠如只木讷地说了一句:“让我想想”。

其实在这之前,俞惠如就已经听到了很多关于吴信泉的故事。

吴信泉年龄也不算大,只有28岁,但却称得上是一个“老革命”了。他14岁便加入家乡的农民协会,又在1930年6月加入到红军队伍当中,12月成为了共产党员,此外他还参加过第一至五次的反“围剿”和两万五千里长征。到1940年的时候,吴信泉就已经两次在战斗当中被敌人打成重伤,几次死里逃生。

面对这样一个出生入死的老革命战士,俞惠如决定要观察观察再下决定,因此她一直没有给出准确答复,而吴信泉也没有催,他知道要尊重女孩子的决定,不能太过着急,总要给别人一些考虑的时间。

在之后的日子里,俞惠如就看着,看着吴信泉每天和机关单位人员一起出早操,没有一次缺席;晚饭后,他也跟着战士们一起到操场打篮球,并且技术十分高超,在一群战士当中显得十分出众;平时他在宣传队指导工作时也都是公事公办,十分认真且诚恳地提出来大家工作当中的问题,并且给出意见。对了,吴信泉还会吹口琴,有时还会吹口琴给宣传队的演出伴奏。

越观察,俞惠如越发现吴信泉是一个粗中有细的男人,不但文武双全,待人接物也是十分有分寸,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只会领兵上战场的“大老粗”。

而另一边,别看吴信泉从来都没有催过俞惠如,但他身边的战友们总想将他们撮合到一起,因此平时有机会了总是要关照一下俞惠如。

俞惠如知道吴信泉已经28岁,算得上是老大不小的年纪,实在不适合拖下去,当她观察出来吴信泉各方面都很优秀且成熟之后,在李雪三第二次找她谈话时,俞惠如害羞地点头应下了这门婚事。

艰苦岁月中的患难夫妻

军中的战友们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催促着要吃他们的喜糖,吴信泉和俞惠如商量着在1940年的12月22号结婚。那一天刚好是第二旅改为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二支队的日子,对于这一对新人来说,非常有纪念意义。

白天大家要去阜宁县天赐场镇参加大会,所以吴信泉和俞惠如的婚礼就选在了晚上举行。

那时候的条件简陋,新房也只是部队批下来的一间小房子,床就是大家平时睡的门板,用两块拼在了一起,就是双人床。那时也根本没条件准备褥子,只能在门板上铺上一层厚厚的稻草,再在稻草上搭上一条粗布床单,就当作新床了。

结婚之后,俞惠如和吴信泉仍然在革命道路上奋勇向前。俞惠如先后担任了宣传队分队长、文化教员、译电员、组织科干事、宣教科干事、留守处协理员等职务,她并没有让丈夫使用权力,让他们夫妻二人在一起工作,而是根据组织安排,在自己的革命道路上发光发热。

在聚少离多的日子里,俞惠如和吴信泉也是相互牵挂着的。

当时的战区条件艰苦,在盐阜区,大家只能拿着地瓜或者地瓜干当主食,白水煮白菜当菜吃,因为盐都不够用,所以很多时候白菜煮出来都没什么味道。吴信泉偶尔会分到一盒缴获的罐头,却也舍不得吃,总是放着,等到俞惠如回家的时候吃。

俞惠如性格好,人又勤快,工作忙完之后总帮老乡做一些杂活,刚好房东家里有几个小娃娃,她还会主动教他们识字、唱歌,因此老乡们都十分喜欢这个勤快的小姑娘,偶尔总要分给她一些鸡蛋、小鱼、还有老乡自己种的烟叶子。俞惠如得到这些,就像得到了宝贝一样,会抽时间给吴信泉送过去。

在那个多灾多难的岁月里,俞惠如就是和吴信泉这样相互扶持着走过来的。期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可是夫妻俩为了对方,都在默默隐忍,只为了等到一个美好的结局。

1946年的时候,吴信泉为了侦察地形,坐在一辆火车头上面,顶风跑了一个多小时。当时才3月,春寒料峭,风还是刺骨的冷。就在这样的风里待了一个多小时的吴信泉,下来之后头疼欲裂,疼得他撞墙让自己好受一点。

好容易疼得轻一点了,吴信泉已经虚脱了,躺在床上动也动不了,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嘴唇也是苍白得吓人。尽管吴信泉一再叮嘱身边人,不要打扰俞惠如工作,可是大家看着吴信泉这个样子,都吓得不知所措,最终还是给俞惠如打去了电报。

俞惠如看到电报之后整个人就吓傻了,眼泪不住地流,可差的不仅仅是医疗条件,还有交通。俞惠如想要赶到丈夫所在的郑家屯,要好久好久才能到达,她很担心自己还没赶到,丈夫就撑不住。,一想到这里,俞惠如感觉自己已经是肝肠寸断,哭的话都说不出来。

副旅长拦着要徒步往郑家屯跑的俞惠如,告诉她无论如何都要保护自己的安全,毕竟当时俞惠如和吴信泉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不能父亲一出事,母亲也慌了阵脚。俞惠如听到副旅长的话,只能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等候领导的安排。

副旅长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了一辆轧道车,将俞惠如送到了郑家屯,在看到自己已经奄奄一息的丈夫,她眼泪立马就下来了。倒是吴信泉看到妻子后十分惊喜,不停问“你怎么来了?”俞惠如害怕丈夫责怪自己抛弃工作,就扯了个谎,告诉她自己是因为公事过来的,只是顺路看看他。

听到自己没有耽误妻子的工作,吴信泉悬着的一颗心才放到了肚子里,因为有了俞惠如的悉心照料,所以吴信泉也开始好转起来,可一想到妻子还有公事要办,刚刚过去两天,吴信泉就将妻子劝回了通辽。

仅仅几个月过去,对于1946的通辽而言,那个夏天到处弥漫着霍乱的恐慌。在通辽工作的俞惠如和她的孩子,就不幸感染了痢疾,腹泻不止,拉脓拉血。吴信泉一听说这个消息,就抽出来一个晚上的时间,回来照顾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当时能够治疗这个病的药十分珍贵,吴信泉好不容易找到了三颗,分别给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吃了下去。为了照顾孩子,让虚弱的妻子好好休息,吴信泉一夜都没有合眼,第二天妻子和孩子的腹泻止住之后,就又匆匆忙忙奔赴战场。

俞惠如当时太虚弱了,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丈夫也在拉肚子,仅有的三颗药给了自己和孩子之后,吴信泉是自己挺过来的。

“航空母舰”的孩子们

俞惠如和吴信泉一生恩爱,他们还共同生养了12个儿女。

在1960年中南海的一场舞会上,俞惠如得到了和周恩来总理跳舞的机会。

那个时候,周总理刚刚结束了对东南亚等国的友好访问,俞惠如在跳舞的时候,非常崇拜地对周恩来说:“总理,您出国去过那么多地方,真了不起。"总理哈哈大笑,开玩笑地跟俞惠如说:“你生了12个孩子,也蛮厉害呀,简直是航空母舰嘛。"

随后,周恩来还向毛泽东介绍了俞惠如,打趣她是12位孩子的母亲,是“航空母舰”。毛主席听到也是大笑,说道:不仅仅是航空母舰,还是英雄母亲。

其实关于这12个孩子的生养,对于俞惠如来说也是一场磨难。

俞惠如是12位孩子的母亲

1941年10月28日,俞惠如还在工作岗位上坚持工作,一阵阵痛过来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孩子要来到这个世界了,条件艰苦,她只能在自己借住的老乡家里生下第一个孩子。

因为没有B超和专业的医生,俞惠如生了一天一夜都没有生下来,吴信泉听到信之后便匆匆忙忙往妻子这里赶,可没想到赶来之后,妻子还在鬼门关挣扎。接生婆用尽了所有的办法,还是没能让孩子生下来,最后只能采用了一个危险的办法。

吴信泉按照接生婆的指示,从后面将俞惠如拦腰抱起,上下蹲跳,接生婆抓住了孩子的两个小脚,硬生生地将孩子拉了出来。经历了九死一生才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最终也在那个艰苦的年代拼命活了下来,因为这个女儿生在重阳节,所以也就取了名字叫做重阳。

小重阳平安来到这个世界上,哭声嘹亮。

可吴信泉顾不上去看女儿,因为随着重阳的落地,俞惠如当即昏死过去,吴信泉用最快的速度给师部打电话,最终是保健科科长曹维礼的强心针,救活了俞惠如。

尽管经历了这样的磨难,但俞惠如还是在生下女儿18天后,就回到了工作岗位上,席地而坐,参加了旅党代表大会。

1942年冬天,俞惠如又在一位老乡厨房的空地上,生下了大儿子皖湘。1944年5月16日,在随军意远生下了二女儿“淮阳”,1945年8月8日,因为苏联向日本宣战,所以她给刚刚在后方医院生下来的二儿子起名叫做“苏宣”。

1947年11月10日,愈惠如跟随丈夫已经到了东北,三儿子“皖平”是在齐齐哈尔的医院生的。1949年1月5日,三女儿“新阳”也出生了。在随后的岁月里,俞惠如共生育了8个儿子和4个女儿,可以称得上是英雄母亲。

解放后,俞惠如根据组织的安排,成为东北军区幼儿园的主任和炮兵司令部政治处干事,这两个职位的工作都十分繁重,因此在孩子们的印象里,妈妈是比爸爸还忙的。

但俞惠如也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孩子教育的重视,除了关注孩子们的学习成绩,她还很注重对孩子们在为人处世方面的教育。正因如此,所以平日里有什么好吃的,孩子们总是先想到自己的父母,如果吃饭时父母不上桌,12个孩子没有人敢动筷子。

后来国家迎来了困难时期,全国都在闹饥荒,粮食不够吃。俞惠如家里长身体的男孩子多,为了让孩子们吃饱饭,俞惠如想了好多办法。

警卫员按照俞惠如的吩咐,每天早早地去到菜站,捡一些被丢弃白菜叶子带回家,交给孩子们之后,重阳会带着弟弟妹妹们将菜叶子洗干净,拿去给炊事员。炊事员再将这些白菜叶子掺到玉米面当中,蒸成窝窝头给孩子们解馋。

只吃白菜叶子也没有什么营养,看着孩子们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样子,俞惠如内心十分着急。当时都说小球藻里含着很高的蛋白质,于是俞惠如便找来了一些小球藻,又将家里的瓶瓶罐罐全部刷洗干净,种上了小球藻。等到小球藻长满瓶子之后,再将它们捞出来,交给炊事员,加在玉米面中。

大家就这样忍饥挨饿地过着,所有的粮食都是定量的,吃完了就没有了,为了能给孩子多一口吃的,俞惠如就忍着少吃一点,让孩子多吃两口。而长期以往的营养不良,甚至让俞惠如得上了浮肿病。

当医生告诉俞惠如要多注意营养,她已经得了浮肿病的时候,俞惠如反而很开心,甚至笑了起来。身旁的警卫员好奇她为什么得病了反而开心,俞惠如笑了笑回答道:因为浮肿病人每个月可以限量购买二斤黄豆呀。

这二斤黄豆当然不是给自己补充营养的,俞惠如将黄豆买回家后,赶紧让炊事员煮一煮或者炒一炒,做好之后,就赶忙分给同样营养不良的孩子们。

就这样,在母亲的关爱下,孩子们都从艰苦的岁月里成长出来,甚至在这个家庭当中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孩子们的第一份工资总是要交给母亲的。虽然这份钱不多,可却是对母亲的爱最好的表达。

俞惠如回忆录

相携半个世纪的爱情

1990年是俞惠如和吴信泉结婚50周年的纪念日,一想到50年前自己的担忧,俞惠如就觉得好笑,当时自己生怕吴信泉是不值得托付终生的人,怕和他在一起不能相偕到老,可是没想到,匆匆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他们已经从少时夫妻变成老伴了。

上了年岁后,吴信泉总是心疼妻子年轻时生了太多孩子,没有享受过什么好的调理,所以年老后总有流鼻血的毛病。为了给自己的妻子止血,吴信泉总会采上一些止血草,揉成一小团,塞进妻子的鼻子里,这样就能很快止血。

而俞惠如也总心疼丈夫连年征战所导致的一身伤痛,她想方设法地寻找一些人参来,熬成一碗一碗的人参汤给吴信泉喝。

在吴信泉病重的最后时刻,俞惠如也是每天坚持陪在丈夫身边,照顾他的生活,或许他们夫妻二人都在尽力弥补,彼此年轻时候不能整天陪在对方身边的遗憾。

吴信泉离开后,俞惠如生活的地方仍然保持着原样,丈夫的枕头和被子还在自己身边放着,衣服也仍然挂在当年吴信泉习惯放的地方,就连刷牙的牙刷,俞惠如总是还会将吴信泉的摆放上去,就好像丈夫从来没有离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