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购彩票
热购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热购彩票 > 产品中心 >
1947年聂荣臻、贺龙连连失利, 六旬朱德亲自上马: 仗不是这样打的

原作者历史求知所

“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1946年,毛主席收到了傅作义的挑衅电报,他气愤地表示一定要报此次兵败之仇。

此前6月底,国共内战全面爆发,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与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调集五十个团,共计10万人的兵力进攻大同。

此时蒋介石在华北地区的兵力仅有7万余人,我军在兵力上占据绝对优势。

对比此前粟裕指挥华中野战军以3万余人的兵力七战七捷,击溃蒋介石嫡系李默庵一战来看,此战拥有绝对优势。

可没想到,聂荣臻、贺龙这两员大将却在指挥中犯了两个关键性错误,导致我军节节败退,莫说是大同未攻下,此前占领的集宁也惨遭攻陷。

并且还给了蒋介石嫡系胡宗南进兵延安的机会,致使中共中央暴露于险境之下。

胡宗南

放眼整个解放战争,恐怕没有什么比晋察冀战役更为窝囊的了,以远远多于傅作义的强悍兵力,一败大同集宁,二败张家口,致中共中央于险境之中。

直到1947年4月份,毛主席不得不委托年过六十的朱德总司令再次披挂上马,从陕北转移至晋察冀,手把手的亲自教晋察冀高级将领们带兵打仗。

在朱德总司令的指挥下,晋察冀战区仅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从节节败退到一路高歌猛进,彻底扭转了整个华北战场的局势。

聂荣臻、贺龙这两位大将究竟犯了什么错误?朱德总司令又用了什么妙招,扭转了华北战场的局势?

贺龙

大同城与平汉路

1947年初,时任代理总参谋长的周恩来在小河会议上,将1946年以来的军区战绩做了个排名,分别是:华东、晋冀鲁豫、东北、晋绥陕甘宁、晋察冀。

也就是说,抗日老根据地出身的晋察冀竟然比不过面临数倍敌人、处境艰难的陕甘宁,着实在人意料之外。

毛主席当时对晋察冀军区的战况十分关注,因为晋察冀地区,不仅是抗日战争时期的第一个敌后根据地,还是关内关外的联系通道,一举一动都与全国战局紧密相关。

为此他还特意连发好几封电报,督促晋察冀军区:“好好打几个大歼灭战”,对晋察冀军区寄予厚望。

但晋察冀军区却没有打出主席预计中的效果,在与傅作义的战斗中节节败退,连丢大同、集宁、张家口等战略要地。

也导致晋察冀军区的总司令聂荣臻、晋绥军区的总司令贺龙都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这一切还得从华北战场的失利说起。1946年6月,当时蒋介石撕毁了停战协议,挑起了全面内战,战斗一经打响,各战区迅速做出反应,战争一度进行到白热化阶段。

一开始,毛主席就为华北战区提出,夺取“三路四城”的作战方案。

三路四城就是三条路段,河北正定到山西太原路段、山西大同到蒲州镇一路、北平至石家庄路段;四城就是大同、太原、保定、石家庄四个城市。

中共中央为此次行动制定了基本战略:晋绥军区贺龙部与晋北作战,打响战斗第一枪,而晋察冀军区聂荣臻部率军攻占平汉路,实行速战速决的战斗方案。

因为平汉路对国民党来说,有着经济和军事的双重意义,所以平汉路一战至关重要。

夺下平汉路后,两支部队将力量集中在一起,直捣山西,将其纳入解放区,这样晋绥和晋察冀解放区就能联结起来。

不但方便中央军委统一管控调配,还能确保关内关外联系畅通无阻。

可以说,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对于两个军区的任务布置,考虑得十分清楚,只要两个军区能按照中央指示,速战速决解决平汉路这一首要目标,那么解放山西就指日可待了。

当时晋察冀和晋绥军区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傅作义、阎锡山的作战部队,而这两支部队在蒋介石的授意下正向绥东地区进军,形势十分危急。

傅作义

因此中央军区命令晋绥地区立刻发动晋北战役,至于大同问题可以以后再打,但是聂荣臻司令却有着与中央截然不同的想法。

1946年7月4日,晋北战役展开的当天,聂荣臻给中央军委发去电报,表示平汉战役展开有些艰难,建议用半个月的时间率先打下大同。

7月6日,毛主席联系聂荣臻司令,再度强调了平汉战役的重要性,并且在十几天后,7月22日,毛主席又给聂荣臻司令发去了电报。

希望晋察冀军区能够于9月前攻下平汉路,否则恐局势有变。

聂荣臻

但是7月24日,聂荣臻司令仍回电坚持先攻打大同,自大同战役开始,晋察冀军区就与敌人展开了艰难的拉锯战。

接连失利

大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因为其是平绥、同蒲铁路的连接要地,城里的守军由国民党第8集团军副司令楚春溪来指挥。

驻扎在大同城外的则是国民党暂编第38师和马占山率领的两个骑兵师,以及其他的炮兵营、特务营、自卫队等等杂乱的武装力量约18000人左右。

大同敌军编制杂乱,战斗力只能归为一般,真正让我军感觉有困难的,是大同的防御设施。

大同城墙高大厚实,且经过多年来的维修和加固,工事十分坚固。不仅如此,大同城下还有三层碉堡和战壕,且三面环山,想要顺利攻占绝非易事。

并且国民党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和战区司令员阎锡山,还在不久前亲临大同,为大同补充了粮食和武器等物资,并命令守军死守大同。

8月14日,大同战役打响,我军展开了一场艰难的攻城战。

之所以说攻打大同一战颇为困难,是因为从大同的防御工事上来看,我军很难速战速决;而从消耗战来看,大同守军的补给充足,我军不占优势。

同时,由于我军没有及时控制城东南机场,导致包头的交通警察第十六中队第三大队顺利进入大同城内,增强了大同的防御力量,增加了我军攻占大同的困难。

并且我军在大同城外围作战时,并没有及时歼灭外围守军,给他们以可乘之机,退居到城外碉堡处,给我军的进攻造成了极大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阎锡山还在大同城外留用了800多名侵华日军炮兵,干扰我军前进。

直至9月4日,我军也未能取得战役优势,此时,傅作义指挥部队开始向大同方向进军。

其实傅作义早就想将大同纳入囊中,蒋介石为了让他派兵增援,将本属于阎锡山管辖的大同划入他的管辖区。

心满意足的傅作义一面佯作与我军前线和谈,一面命令部队倾巢出动,直奔我军。

傅作义将3万多兵力分作三路,北路军队从陶林出发进攻集宁,南路军队从归绥出发进攻凉城。

而傅作义的重心全部放在了中路部队身上,这是傅作义部的主攻部队,主要任务是沿着平绥一线,突袭卓资山。

9月5日,出兵仅一天的时间,傅作义就控制了卓资山战场,我军失利。

当时我军的大同前线指挥部分析认为,傅作义攻下卓资山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所以我军仍占据主动地位,到那时再支援也来得及。

可没想到,傅作义部的行动速度竟会如此之快,这出乎了我军的预料。

卓资山的失守让我军陷入了被动局面,中央军委立马发出电报,做出了下一步战略部署。

中央军委认为,傅作义占据卓资山后,只有三种行动路线,一是固守卓资山,按兵不动;二是支援南路军,进攻凉城;三是支援北路军,进攻集宁,而其中最有可能的是进攻集宁。

大同前线指挥部接到中央军委的分析后,也认为敌军要么增兵集宁,要进犯丰镇,支援大同。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军决定让主力部队先隐蔽起来,在敌军的进攻路线处,待时而动。

但很可惜,我军依旧未能歼灭敌人。

9月7日,敌军暂编第三军军长董其武带领着三个师的兵力从北面绕过火石坝向着集宁秘密前进。

9月8日,敌军已经到达集宁西北部隐蔽起来,此时集宁城只有两支经游击队发展而来的新编团,与敌方军队形成了鲜明对比。

由于敌军行动太过隐蔽,直到9月8日当晚,我军前线指挥部才得知敌军已到达集宁,于是立马命令部队急行军支援集宁城,在守军和支援军的共同努力下,战场局势稍有改观。

但是傅作义的行动速度太快了,在我军顽强抵抗的时候,国军后续部队101师和新编32师也加入了战斗。

9月13日中午,傅作义的新编32师、新编骑兵四师以及第101师也到达了战场,再带上原来的敌军,傅作义在集宁城外整整部署了六个师的兵力。

我军彻底处于被动局面,当晚在中央军委的建议下,我军不得不退出战斗,集宁失守。

9月16日,围攻大同的部队由于久攻不下,迫不得已也撤兵了,历时整整一个半月,我军失利。

10月11日,国民党部队趁势突袭张家口,我军由于此前战役消耗太大,不得已宣布撤军,张家口失守。

朱德出山

“一切组织均混乱不堪。”

这是对刚撤出张家口的晋察冀军区部队的描述,接连的败仗让将士们哀怨滔天,俨然一副败军之像。

在这混乱之际,朱德总司令的到来,让这支抗日强军再一次焕发生机。

1947年4月27日,朱德总司令到达的第一天,便组织听取了晋察冀指挥部的汇报,他并没有指责晋察冀军区的失利,反而肯定了他们取得的成就。

朱德重总司令

朱德总司令以一名敦厚老者的口吻表示:“你们最近打了一些胜仗,只是仗打得零碎了些。”

在他的肯定下,晋察冀军区的将领们都平静了下来。

而后朱德总司令又仔细分析了几次战役失利的原因,并根据这些信息对军区问题进行了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组织问题。晋察冀野战军都是抗战时期的游击队和地方军改编而来,组织头重,不精干、导致十二万军队只能出征七万人。

二、领导指挥不称职。张家口失利后,未能及时重整部队,导致一切组织均混乱不堪。

三、供给补给紊乱。部队供给标准过高,导致组织无钱可调动,并且纪律坏,有一定的腐败习气。

四、战术差。有一定的作战经验,但是没有打大型歼灭战的经验。

晋察冀军区的这些问题可以追溯到大量裁军和备战不足上,据资料统计,晋察冀军区复员转业人员约10万余人,且平常训练也有所懈怠。

战斗打响之时,军区还未从和平思想上转变过来,这才给了敌人以可乘之机。

朱德总司令决定先从歼灭战思想上着手改善,他提出了四点歼灭战思维。

一、主动作战,分清主次,有选择地打,集中兵力去打。

二、要学会利用政治思想去给敌人施加压力。多组织战场喊话,多进行政治教育,这样既可以提升我军士气也可以动摇敌军信念。

三、利用有利地形,多观察,多思考,尽量减少伤亡,打优势战。

四、歼灭战最主要的就是奇袭包抄,要学会从不同方向切入战场,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朱德总司令表示:“你们应寻求运动中消灭敌人。”也就是说部队在行军宿营时要时时刻刻观察周围情况,尽可能地紧缩、灵敏的行军作战。

朱德总司令

在朱德歼灭战思想的指导下,我军仅用5个多月的时间就迅速重建了部队,后勤保障体系和指挥部,晋察冀军区的情况得到了改善。

1947年10月,晋察冀野战军抓住机会,出击清风店,仅用三天的时间就歼灭1.7万敌军,打了个翻身仗。

这其中朱德总司令功不可没。他以六十岁的高龄奔赴作战前线观察战况,还手把手地教会了指挥员们打仗,为我军的胜利贡献出不可磨灭的作用。